如今就有许多旅友参加到我的团队中来/加入收藏
内容页
高考作文呼唤新概念
www.jinniu30.com 时间:2009年05月21日 点击数:2726
 
高考作文呼唤新概念
——“除诗歌外,其他文体不限”之我见
 
    1999年高考试卷作文卷开始出现“注意”之三——“除诗歌外,其他文体不限”,是作文卷中一个很不和谐的音符。
  近年来全国或地区作文命题都在“注意、要求”中写上一条“诗歌除外,其他文体不限”,这是年年相袭的定例,立此一条似乎已有此约定俗成的味道。而今年此一条立于陶行知先生的《创造宣言》之后,读卷时颇觉芒刺在喉。1999年高考作文题后列了四条注意项目,其一二四项都在积极鼓动考生“放下包袱,开动机器”,驰骋想象,畅所欲言,惟留此一限,“除诗歌外”,其他不限,单限诗歌,何其不公?既然在倡导创造,为何要给诗歌圈上一道篱笆呢?
 
 
一、给诗人开门
 
    唐代科场曾留下一个美丽的遗憾。《唐诗纪事·卷二十》记载了一则才子祖咏应试的故事,当年的考题是“终南望馀雪”,要求写成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排律。这位才子才思敏捷、出手不凡,在众考生捻须苦吟之际,他潇洒挥毫:“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挥毫。”写完短短二十字自觉神完气足便交卷,主考官惜其才情,请他重新审视题目要求,而他颇有“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自得,断然不肯狗尾续貂,飘然而去,留下一篇不合考题要求的唐诗名篇。我想在“除诗歌外”的科律下全国的几百万考生中大概不会有谁敢作祖咏第二;又想如果有位像祖咏那样有个性的考生,置“注意”要求于一边,写成一首好诗,且不去论他得分的高低,还有没有人像对待祖咏那样能将“作文”收入《唐诗三百诗》而奉为经典呢?面对祖咏我们都会有共同的感叹:祖咏考场有憾,可他人生无憾,唐诗无憾!
高考是全国选拔性考试,每位考生在作文卷上都应有平等公平选择“用武之地”的权利,让未来的诗人选“诗歌”写诗不是恩赐而是其应享受之权利。我们天天喊素质教育,培养特长,发展个性。高考作文怎能拒“诗人”于千里之外呢?给诗人开门吧!
创造之美在于个性之美,艺术之美也即个性之美。郊寒岛瘦,苏海韩潮;韩非善辨,孟轲善喻;李杜善诗,关马郑白善戏。历数中外有大作为的人无一不是发挥自己的个性之长在创造天地中纵横驰骋,留下了不朽的创造。当今的语文考试仍是一种“粗放”考查,大而全,笼而统(几百万考生不管有何个性将来如何发展都得面对同样的试题)。现在我们都认为考试重在考查学生的创造潜能,而第一要著是命题者得先给考生一片平等开放的创造天地,能让所有的考生在考试时有产生创造冲动、一展创造个性的机会。作文是语文试卷中的“特色项目”,应当为考生开辟一片自由的创造的天地,不能有“文体歧视”。
二、还青春以色彩
 
    诗歌创作这些年日渐萎缩,诗歌成了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仅存几位国学大师在吟唱唐宋遗韵,仅存几位桂冠诗人在涵泳“诗潮”。“写诗的人比看诗的人多”,其实写诗的人是少得可怜。古老的诗国以成为昨天的神话,这恐怕与“除诗歌外”有一定的关系。想一想如果单取诗歌体裁,其他文体除外呢?
有不少人认为诗歌是文学创作金字塔的塔尖,难写。其实我们何必多虑,在富于创造力
的青少年眼中,塔尖也不是高不可登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清代桐城派散文大家姚鼐曾力倡他的学生写“放胆”文,并说十七、八岁雨季是人生情感中的多梦季节,此时无诗更向何时寻?此处无诗更向何处觅?我们常说要以青少年心理去看待青少年、理解青少年、培育青少年。我认为要以诗心读少年,诗就是青少年梦的衣裳。试想还有什么文体能像诗歌那样需要想象、需要激情、需要创造呢?以诗的形式写考场作文是找到了传统人文精神与创造精神合壁的一个最佳契合点。我们检测考查选拔的对象是十七八岁的有灵性的少男少女,还他们以青春的色彩吧。
 
 
三、科学无限、创造无限
 
    “除诗歌外,其他文体不限”,“其他”二字不甚严密,经不起推敲。“其他”究竟有哪品类呢?如按表达方式有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以及应用文,诗歌没有明确定位;如按文学四分法有小说、戏剧、散文,那自然也可能生出交叉和变异。小说就有诗体小说,戏剧也有诗剧,散文也有散文诗,试问主考官们如何面对它们?命题者把诗歌除外恐怕是有一个顾虑倒不是怕考生不会写,而是怕给阅卷者添麻烦,难评分。怕诗写得短,怕诗写得怪,怕诗写得晦涩。私心里是希望考生作文的形式还是正规一些、内容还是浅白一些,“个性”的品种还是少一些,倒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文章需要个性,创造需要个性,而考生的个性本该是丰富多彩的。如果我们真心选才选有创造个性和潜能的人才,在阅读时也不妨来点创新,设一个特殊小组——诗歌评鉴小组,难道众多教学生如何如何鉴赏古诗新诗的先生们就不能评价几位有“兴”进行诗歌写作的考生作文吗?
科学无限,创造无限,破除这“除诗歌外,其它文体不限”的人为的藩篱,让每一位考生心中都洒满创造的阳光,给青春的雄鹰插上创新的翅膀,让他们从语文的“航母”上起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们呼唤作文新概念,更希望它在创造的旗帜下尽快变为现实。到那一天,我们会由衷地为语文叫好:助我创造是语文!